北京3日開始汽車單雙號限行,它趕上了這座城市最近第二個徹底的大晴天。人們無法知道限行與這個大晴天的實際關係,但很多人相信它不是微不足道的。我們期待隨後一個多星期的汽車限行和重污染行業停工限產,會得到好空氣的回報。
  霧霾靠罵是罵不走的,除了需要老天多賜冷空氣,還需要我們行動。這段日子有關印度霧霾嚴重的報道摻和了進來,為我們增添了一個思考的角度。
  印度的工業化程度比中國低很多。中印人口規模已經接近,但印度的發電量只有中國的大約1/5,僅這一個數據就能大致描述兩國社會的發展差距。按道理說,印度的污染程度應當低於中國。
  而事實遠非如此。近年在印度生活的中國人有一個共同感受,那就是那個國家的霧霾問題並不比中國輕,其他有的污染甚至更嚴重。單說近日的霧霾,10月31日至11月2日三天里,印度首都新德里的PM2.5一直在200左右徘徊,局部地區達到400以上。10月23日夜間至24日凌晨,新德里局部地區的PM2.5達到過999。
  印度基礎工業同中國相比非常弱,它的空氣這麼差,一個“窮”字回答了一切。新德里有約800萬輛機動車,但其中摩托車高達538萬輛,266萬輛汽車中,也有很多燒的是廉價柴油。印度有1億多個家庭使用土爐子做飯,燃料主要是糞餅、木柴和秸桿,印度人每年燒的這些燃料相當於1.5億噸煤當量。僅這兩項據認為就足以毀掉印度城市甚至農村的空氣。
  中國對污染的重視程度和治污的投入都大大高於印度,北京等一線城市已經對機動車使用國五(相當於歐五)標準。然而東京的所有汽車都要加裝尾氣過濾器,柴油發動機汽車禁止進入東京,這些北京等還做不到。藍天對走上工業化進程的國家是很昂貴的東西,中國社會比日本窮,比印度富,這是我國治污力度和效果處在印度和日本之間的總根源。
  對於治污,我們需要有強烈願望和堅定目標,但不能浪漫主義。處在高速工業化階段的大社會都躲不過霧霾等污染的困擾,我們的全部治污決心恐要建立在這一清醒認識的基礎之上。治污不能是發展的停止和倒退,而必須通過在發展中優化產業結構、花更多錢打造先進的治污技術能力把它“買”過來。
  中國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總要過去,而且越往後,建設導致的污染過程受制約越多。富裕起來的中國人會接受更高的汽車排放標準,北京等大城市基本擺脫了摩托車,汽車排氣管製造的問題終將與歐美的情況逐漸接近。這一切當然還需要一些時間。
  APEC帶來了國人對霧霾問題的新一輪關註和爭論,它們應當成為中國治污的新動力,而不應是讓我們沮喪的又一個理由。中國的污染的確很嚴重,但中國同時作為治污的龐大機器已經運轉起來。我們痛感霧霾的困擾,而不是像印度社會那樣對它習以為常。治污已在我們這裡被放到與發展同等重要、甚至更重要的位置上。這是一條辛苦、但充滿希望的上坡路。
創作者介紹

Juicy Fruit X

lk44lkea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